环境

主页 | 评论 “既怕官,更怕管”的《南方都市报》冤案 2004-04-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由广东省当局一手炮制的南方报业集团属下《南方都市报》冤案日益引起全国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的关注,不但是一些高层人士被撤职的问题,还面临司法迫害,有的已经被莫须有的罪名判以重刑;事关中国媒体在市场 化竞争中如何生存,以及媒体改革

因此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联署签名,成为继不锈钢刘荻被捕、湖北大学生孙志刚被打死、哈尔滨宝马撞车案等等之後的大事件

广东省委如果处理不当,会有翻车的可能

因为南都事件比上述 事件更可以引起国际关注,因为导致事件的导火线是该报揭露广东省当局对前年冬天在广东发生的“非典”、也就是SARS的病情的隐瞒而蔓延全世界,不但关乎几百条人命,而且是难以估计的经济损失

香港的七一大游行与台湾离心力的增长,多少也与它有关

中国有句俗话叫“不怕官,只怕管”,在中国一党专政体制下的中国媒体,既怕官,更怕管

在媒体走向市场化和媒体工作者良心的驱使下,要打破“官”和“管”的桎梏,走了曲折漫长的道路

就以报导灾变的社会新闻来说,以前常常是被隐瞒的,1976年唐山大地震就是最典型的事件

“改革开放”後逐步的松绑,但是因为重大事件的“人祸”部分涉及官员的政绩,以及重大死亡人数涉及对官员的处分,媒体要取得和发表真实的资讯,就会爆发同当政者的冲突

媒体为避免被当政者的迫害,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揭发非本地区所发生的事件而不如实报导本地区的事件

事发地区要对媒体进行迫害就要转个弯才能到自己头上,或上告中宣部,由中宣部出马

例如2001年7月17日广西南丹锡矿爆炸,死亡超过80人,当地电视台的报导被封杀,後来是外地媒体来得越来越多,特别是中央媒体的采访被阻止引发众怒,“惊动”中央,才把真实情况揭露出来

在这以前的2001年3月6日上午,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潭埠镇芳林村小学因为制造烟花爆炸,数十名小学生死亡,当局出动大批公安封锁现场,本省记者自然不敢如实报导,但是外地记者来了很多,特别是邻近的湖南省,广东的媒体就有比较详细的报导,揭露了许多黑幕

由於新任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是江泽民的亲信,刚刚从上海升任江西省委书记,估计他动用江泽民的关系,而由中宣部指令各省市自治区不得派人去灾区采访

於是就连总理朱?F基也被隐瞒真相,在人大会议上讲了不得体的话

曾被中共整肃多次的广东媒体《南方周末》,它的敢言,主要是揭发外地(也包括中央部门)的黑幕,因而触怒中宣部,由中宣部多次下令整肃,但是广东省当局则多方保护,保护不了就换人

但是由《南方都市报》报导 的孙志刚案与非典案,不但震动全国,而且全世界,当事者却是广东省自己部门,本地官员的愤怒可想而知

特别是卫生部部长张文康与北京市市长孟学农被撤职後,舆论矛头指向刚被调到广东出任省委书记以及在十六大升任政治局委员的江泽民亲信张德江,张德江对南都怎麽可能不恼火

即使他没有出面指使镇压,也会为部下的出手叫好,何况他还发出过“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体”的广东最高指示

而由广州市市长升任市委书记的林树森对他管不到的香港媒体的粗暴态度,也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媒体是可以如何充当“杀手”的

中宣部这个大阎王殿长期以来对广东媒体就很不满,现在由广东自己来整肃地方媒体,自是巴不得的事,不颁法奖状已经够克制了,哪里还能期望它来制止

而原来是广东省省委书记、现在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长 春,面对张德江後台的江泽民,怎麽敢插手

除非胡锦涛亲自指示,否则当然做壁上观

因此最後矛盾还是关系到“江湖”恩怨

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一些改革官员常常被保守势力把持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抓住一些似是而非的经济、政治把柄,从而“中箭落马”

现在中国的媒体开始走向市场化,也出现类似问题,奖金被当作贪污而将当事人判以重刑,无非是杀一儆百

中国的新闻改革路途将更加艰辛,直接受害者是中国广大的民众,甚至是世界人民

目前“非典”又在中国现身,几百人被隔离,香港、台湾再度成为惊弓之鸟

这次出现疑似病例後,因为没有媒体的揭发和报导,当局就可以一手遮天,迟迟不发表,一直到死了人才匆匆忙忙宣布,再向世界卫生组织讨救 兵

因此更显示出来南都的迫害事件应该引起国际关注,国际新闻团体应该以此向中国施加压力,避免中国成为国际祸害中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作的评论)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