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评论 知识分子与农民的第二次握手 2004-04-2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最近福建省福安市农民罢免市长的运动,合情合理合法,引起外界的关注,在我看来,这个事件是中国政治民主化、现代化进程的一个转折点,其指标意义与象征意义皆可圈可点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是它象征着中国的政治现代化、民主化在逐渐上轨道

为什么这样说

首先,这个事件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指出了一个大方向,亦即民主化的底蕴是法律制度的一场革命

老百姓要民主,这就是法制建设的动力与火车头,而法制的完善、基本权利的保障则是民主列车的终点站,也就是老百姓要民主的目的

换句话说,民主运动不是“权力”革命,而是“权利”革命,最终还是要落实在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或人权上

否则争取民主的斗争就难免变成政治野心家的作嫁衣裳

难道不是吗

毛泽东当年搞的就是农民的权力革命,他讲“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

但推翻了又怎么样

农民的基本权利还是得不到保障

所以,“权力”与“权利”一字之差,非同小可,在某种意义上,它凸现中国一百年来政治现代化的误区与悲剧,其血泪教训真是一言难尽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民主化必须以法制建设为载体以及实现形式

其次,中国的民主化以及政治现代化要从地方与局部开始,这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不能指望一个奇迹、一个戈尔巴乔夫式的领袖人物,或一蹴而就的“变天”

政治现代化、民主化要从地方开始,一个案子接一个案子的积累,一个福安市接一个福安市的改造,这正像美国政治中常说的一句话,一切政治都是地方性的

为什么地方政治是民主进程的核心内容

因为民主政治本身就是关于一般民众的利益纠葛的事情,民主政治不是乌托邦,而更像是人们争权夺利的一种公平规则

福安市农民的行动是从具体利益纠葛中发生的,这些具体利益正是建立真正的“法治国”的策源地,当然也是民主化的动力源

最后,这个事件标示着知识分子与农民的第二次握手

毛泽东说知识分子要与人民大众相结合,完全正确

但他所领导的农民运动,亦即知识分子与农民的第一次握手,从某种意义上看,是知识分子的痞子化、边缘化,与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主流与文化使命相背离

这次福安市的罢免运动是几个法律专业人士所主导,通过法律救助的形式,成功地实现了知识精英与普通民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结合

但这第二次握手,与毛泽东所搞的第一次握手,有着天壤之别

因为在这新的结合中,知识精英没有堕落,没有被权力欲望冲昏头脑,没有把政治权力作为追求的目标,没有忘记中国知识分子的文化与历史使命,也就是那种“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天下开太平”的使命感

如此发展下去,不愁中国政治现代化不上轨道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作者:常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