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河南农民抗议当地政府强占耕地 2004-04-2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大家好!我是白帆

在这集调查报道专题节目中,我们针对河南农民为保护自己的耕地同当地政府发生冲突的个案展开调查

请听报道录音 他还表示,整个过程十分平静,当地政府并没有强行占用耕地: (录音) 然而西关村的村民却有不同的说法,村民张永保介绍说: (录音) 村民代表刘宗岩表示,县镇政府试图强行占用耕地,但因为有新闻记者闻讯到场,他们担心事件曝光,因此停止强行占用耕地: (录音) 另外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介绍说,他看到当时的场面如同农民起义: (录音)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县乡两级政府执意要征用农民的土地呢

又是什么原因这些村民不惧压力,面临被拘捕甚至受伤的危险抵制上级占用自己的耕地呢

村民张永保介绍说,导致村民同政府冲突的直接原因是赔偿标准太低: (录音) 村民代表刘宗岩则表示,他们担心自己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同时也担心县政府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 (录音) 这位农民代表也表示,由于粮价上涨,七百五十元的赔偿标准确实太低: (录音) 据了解,二零零零年秋,封丘县的一些领导为树立形象工程,在县城的北面修建了一条长达四公里的"世纪大道",大道两边数千亩良田被开辟成所谓的"工业开发区"等待外商投资,至今被占用的农田占而不用,被荒废长达两年多时间,而应该付给农民的赔偿却很少到位,许多被占了农田的农民至今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县政府又借发展民营经济的号召,以扩大城区为名,强占西关村约八百亩农田,仅承诺给农民两到三年的赔偿,每亩地每年赔偿的标准是七百五十元,当农民再三要求县政府出示有关审批文件,县政府却拿不出任何审批手续

西关村的农民认为这些农田是他们的保命田,面对县政府领导不考虑他们的困难,只想征用土地的作法,他们自发进行抵制,组成守护队,日夜看护自己的麦田

于是,县镇领导分别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日,十二月二十六日,以及上面我们提到的今年二月二十八日先后三次采取一次比一次强硬的高压手段,试图强迫农民屈服

为了了解县政府执意要建工业开发区的原因,记者采访了县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 (录音) 记者又采访了城关镇党委书记李山,他否认了征地是为了建工业开发区,而是说要修路: (录音) 由此可见,县政府在规划所谓工业开发区时,并没有清晰的蓝图,是否有外商来投资,前景也并不明朗

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西关村村民介绍说,事实上,所谓的工业开发区可能仅仅是一个骗局,各级领导仅仅是为自己捞好处而已,农民反对他们占用耕地,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看不到所谓工业开发区的前途: (录音) 那么,既然工业开发区没有前景,上级为什么执意要建呢

那名不便透露姓名的农民认为,县政府实际上是借建立开发区的名义来占用土地,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高价转让土地: (录音) 西关村的村民代表刘宗岩表示,很多村民都认为,县镇领导之所以占用耕地,其更根本的目的就是为自己捞经济上的好处: (录音) 据了解,封丘县政府以及城关镇政府强行占用西关村农民土地不但受到当地村民的反对,也受到村干部的抵制

西关村的村长岳士军就是因为抵制占用耕地被无端免职

记者就岳士军被免职一事向镇党委书记询问,他否认岳士军是因为土地问题被免职的: (录音) 记者又采访了岳士军本人,他介绍自己被免职的经过说: (录音) 他还表示,作为基层的干部,他处于群众同上级政府之间,他也很无奈: (录音) 岳士军还介绍说,上级在他被免职后还派人查他的帐,但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录音) 由于原来的村长被免职,上级也没有如愿任命新村长,当地处于瘫痪状态,那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农民介绍说: (录音) 那么,既然占用耕地引起村民如此强烈的反弹,当地政府是否会收回成命,重新考虑修建工业开发区的决定呢

记者就这个问题询问镇党委书记李山,他表示,不论村民多么反对,工程还要继续进行下去: (录音) 据了解,有三百多名村民给上级写信并签字画押,要求上级政府改变决定,他们忧虑自己的耕地难保

农民代表刘宗岩表示,他们担心自己最终会成为"三无农民": (录音)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